一尾中特官方
2019-04-01 02:30:45新京報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5家暫停上市A股公司已有2家明確退市

2019-04-01 02:30:45新京報


  另有3家ST公司長期停牌,未擺脫退市風險;還有一批公司扣非凈利潤長年虧損

  2018年的種種跡象表明,監管層正在進一步加大對財務狀況嚴重不良、長期虧損、重大違法等符合退市指標的上市公司的退市執行力度。

  2019年1月,上海證券交易所就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配套業務規則公開征求意見答記者問時強調,《上市規則》中的退市標準將重點落實“從嚴性”。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A股市場已有兩家上市公司明確表示退市,分別是*ST長生(002680)和*ST上普(600680)。另外,目前仍處于暫停上市狀態的*ST眾和(002070)、*ST海潤(600401)、*ST華澤(000693)也在退市的懸崖邊岌岌可危。

  “退市對任何一家上市公司都是非常敏感的事情。”財經評論人皮海洲表示,退市意味著上市公司告別A股,所有的上市資源從此與該公司無緣,公司發展將面臨更加困難的局面。因此,在退市態度上,更多上市公司選擇“好死不如賴活著”。

  2公司退市幾乎成定局,央企*ST上普申請主動退市

  據Choice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30日,A股市場共有5家上市公司目前處于“暫停上市”狀態,分別是*ST眾和、*ST上普、*ST海潤、*ST華澤、*ST長生。其中,*ST上普于2018年5月29日開始暫停上市,原因為“被*ST后首個會計年度繼續虧損”。

  2019年3月21日,*ST上普發布公告稱,公司計劃以股東大會的方式主動撤回A股和B股的股票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的交易,并在取得上海證券交易所終止上市批準后,轉而申請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轉讓。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ST上普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已連續3年虧損,根據《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規定,若公司2018年經審計的凈利潤為負值,上海證券交易所將在公司披露2018年年報之日后的15個交易日內,作出是否終止公司股票上市的決定。

  根據*ST上普于2019年1月31日發布的2018年年度業績預虧公告可知,“經財務部門初步測算,預計2018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將出現虧損,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6億元到-1.8億元。”

  對于*ST上普主動退市一事,財經評論人皮海洲分析認為:*ST上普雖然表面上是主動申請退市,但這也是“被動退市”逼出來的。首先,公司在“退市不可避免”的情況下做出這樣的選擇,也是為顧及央企形象。其次,公司主動申請退市,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保護投資者利益的效果。此外,公司主動申請退市對未來重新上市非常有利。

  另一家明確“退市”的公司是*ST長生。該公司于2019年3月15日開始被暫停上市,原因是“重大違法行為”。2019年1月14日,*ST長生收到深圳證券交易所《關于對長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實施重大違法強制退市的決定》(深證上[2019]23號)(簡稱《退市決定書》)。

  《退市決定書》稱,2018年10月16日,*ST長生主要子公司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因違法違規生產疫苗,被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給予吊銷藥品生產許可證、處罰沒91億元等行政處罰。上述違法行為危害公眾健康安全,情節惡劣,嚴重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觸及了深交所《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簡稱《退市實施辦法》)第二條、第五條規定的重大違法強制退市情形。

  3公司未擺脫退市風險,去年合計預虧40多億

  在5家“暫停上市”的公司中,除了2家已明確“退市”的公司外,還有3家上市公司仍在退市邊緣掙扎。其中,*ST海潤和*ST華澤分別于2018年5月29日和2018年7月13日開始被暫停上市,原因均為“其他被暫停上市的情形”;還有一家*ST眾和,因“被*ST后首個會計年度繼續虧損”,于2018年5月15日開始暫停上市。

  “退市對任何一家上市公司都是非常敏感的事情。”財經評論人皮海洲表示,退市意味著上市公司告別A股,所有的上市資源從此與該公司無緣,公司發展將面臨更加困難的局面。因此,在退市態度上,上市公司通常是“好死不如賴活著”。

  退市風起,*ST眾和、*ST海潤、*ST華澤三家公司是否還有一線生機、擺脫退市命運?

  2019年3月29日,*ST眾和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明確表示:“公司一直在努力恢復上市,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

  然而,現實卻是“骨感”的。財報數據顯示,*ST眾和已在2015年、2016年、2017年連續3年虧損。2018年業績快報顯示,公司預計2018年實現營業總收入19985.3萬元,同比下降73.4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49742.58萬元,同比虧損減少52.17%。

  有業內人士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分析稱:“如果2018年年報業績沒有虧損,*ST眾和就不會退市。但需要解釋,為什么年報業績與年報業績預告反差如此之大?是否涉嫌發布虛假信息?如果2018年年報業績確認虧損,那公司現在就是在等待‘死亡通知書’的過程。”

  *ST海潤和*ST華澤都已不是第一次暫停上市,此前均有過“起死回生”的經歷。

  其中,*ST海潤由于2016年和2017年財務會計報告連續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股票在2018年5月29日被上交所暫停上市。

  *ST海潤預計,2018年業績虧損額約在25億元至37億元之間。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在公司股票暫停上市期間,考慮到公司近年來股權極度分散的現實情況,且運營過程中持續存在的資金緊張等問題,公司董事會及管理層努力試圖通過引入戰略投資者來改善公司的經營狀況和財務狀況,并爭取恢復持續經營的狀態。但是,上述事項的推進未達預期,導致大量財務費用未能有效化解,并出現大量訴訟糾紛和逾期債務的情況。”

  除了業績不盡如人意讓*ST海潤退市風險高懸之外,2018年3月26日,公司還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根據最終的調查結果,如果*ST海潤觸發股票上市規則中的重大違法強制退市條件,其股票將可能被終止上市。

  *ST華澤在2019年3月20日收到兩封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公司和相關人員被處以罰款和不同程度的行政處罰。萬幸的是,這兩封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所提及的公司違法行為不會觸及《股票上市規則》及《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關于“強制退市”的規定。但是,這并不代表*ST華澤已經擺脫退市的風險。

  財報顯示,*ST華澤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已連續3年虧損;2019年1月5日發布的2018年年度業績預告顯示,公司2018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預計虧損10億元至13億元。按照規定,*ST華澤可能會因連續4年虧損而被終止上市。

  關于業績預虧的原因,*ST華澤在公告中稱:受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影響,公司主營業務及貿易業務收縮,營業收入減少,因缺少營運資金導致日常經營停滯;公司逾期利息產生的財務費用較上年同期增高,預計在1.3億元至1.5億元之間,公司經營性虧損增加;實際控制人非經營性占用資金,預計年底計提大額壞賬損失在7億元至8億元之間;對山東黃河三角洲產業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違規擔保,預計計提壞賬損失3500萬元。

  靠“偏門”求生,多公司扣非凈利潤長年虧損

  除了“一只腳已踏上退市門檻”的上述5家公司之外,還有一批A股上市公司在靠近退市邊緣。

  “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對上市公司經營的持續性具有很好的提示作用。”財經評論人朱邦凌向新京報記者介紹,“如果上市公司的扣非凈利潤長期為負數,說明這樣的公司并不創造價值,只是靠財務技巧來維持現狀。兩面針就是比較典型的案例。”

  2018年年度業績預告顯示,兩面針2018年度業績預盈,預計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100萬元左右;但扣除非經常損益后,預計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5200萬元左右。如果最終年報審計結果與業績預告一致,這意味著,兩面針將實現連續13年扣非凈利潤為負。公司2018年業績預盈的主要原因是,“由于非經常性損益事項所致,本期出售中信證券股票645.91萬股,實現投資收益8776萬元。”

  靠財務技巧維持業績不虧的上市公司不止兩面針一家。據i問財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5月25日,連續十年扣非凈利潤為負數的上市公司有33家;雖然目前A股上市公司2018年財報還未披露完畢,但截至目前,已有12家A股上市公司連續十年扣非凈利潤虧損。

  其中,華塑控股和天津磁卡兩家公司已連續16年扣非凈利潤為負數。華塑控股雖然還未披露2018年年報,但已公開表示2018年業績預虧。天津磁卡于3月12日披露的2018年年報顯示,去年實現扣非凈利潤為-6145.96萬元,已經坐實了“連續17年扣非凈利潤虧損”的事實。

  新京報記者 閻俠 [email protected]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一尾中特官方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多少期 内蒙古体育彩票中奖结果 陕体彩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盛源pk10赛车 快乐购官网 时时彩100本金滚雪球 上海时时最快开奖直播 体彩环岛赛自行车 3d试机号今晚上金吗 飞鱼app下载